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网易博客首页

希望您能进来看看聊聊,以博交友不是更好吗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自幼爱好文学,希望结交更多文学爱好者,共同学习、探讨、提高,同时更希望有名家的不吝赐教!

善做红娘的父亲  

2011-08-07 08:55:32|  分类: 亲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父亲务农,生活节俭、衣着朴素;待人和蔼,与世无争。

父亲与其他农民一样,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,属于土里刨食,永远离不开土地的那种农民。他与土地结缘,以土地为伴,对土地的那种深情是我们这一代所不能够理解的。

想写写父亲的想法有好长时间了,可临到动笔又感到无从下笔,可能是因为父母对子女的爱,渗透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平常生活中我们没有细心体会吧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父亲十一岁丧父,祖母另嫁,他随祖母到了东林陀村。我不知道父亲婚前的近十年生活苦不苦,婚后的生活听母亲、姥姥她们讲,父亲的继父对他虐待有加,有时他抱头痛哭,那时坚强的他所承受的压力前所未有。祖母在关键时刻不知出于何因也没能帮上他一把,想想父亲真是不易!   

父亲是位名符其实的严父,平时对我们兄妹四人要求极为严格,从仪表穿着到言谈举止,无不在其严控之下。至今有好多父亲管教我的镜头有时还在脑海中闪现:对我的种种体罚、发怒的样子、不苟言笑的样子...... 不知他那时是为生活所困,还是性情暴躁,反正我小时候的日子是不好过的。那时我挺怨恨他的,有好长时间难以释怀,直到婚后生子,我才慢慢原谅他了,我想:父亲可能是恨铁不成钢,教育方法有些粗暴罢了,再说父子之间哪能有仇呀,要记仇也不能记他的仇。

父亲在绛县待了两三年,后来又在生产队任会计,我可能是受其影响,也以会计作为自己的职业。他办公的地方是队部兼会计室,原先是供奉关帝庙的地方,昏暗的室内漂浮着阴潮的霉味,高高的门槛令小孩子望而生畏,取暖的炉子紧挨着乌黑的墙,只记得父亲在墙上用粉笔画的一幅憨态可掬的小胖猪,艰难的生活也没能阻止他的艺术创作(画的的确有功力)。幽幽的罩子灯伴着他几千个夜晚,在这种再简单不过,甚至有些恶劣的环境中他贡献着青春,在算盘上上下飞舞的手指盘算着村民们的生计。 

可能是做会计的缘故吧,父亲做事严谨、认真,事前事后考虑周全,为此他做什么事成功的概率特别地大。单干后父亲通过养殖、耕作、加工面粉、压花......使我们家步入小康之家(温饱之家)。

 父亲能言善辩、口才极佳,乐于助人,善做红娘,将他撮合的夫妻足有近百对之多:邻里纠纷、兄弟不睦、妯娌不和等等等等,父亲总是有求必应,并处理的干净利落,为此人缘极佳。 

 父亲已逾花甲,由于常年劳累,腿脚僵硬,经常胃痛。经我多次劝说,他近一段比较注意饮食,再加上用药,身体比以前好多了。作为儿子,我感到很开心,我常说:父母的健康就是儿女的福气!真是这样的。

  看看父亲黝黑的、沟壑粗显的脸。

  看看父亲黑黑的、老年斑点缀其间的双手。

  再看看略驼的后背。

  再看看步履僵硬的双腿。

  我眼泪湿湿的,总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
  我拉不住时光的飞逝,挡不住岁月对您的雕刻。

  我只能说:父亲,我爱您!我感谢您为我们付出的一切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4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